诊费飙涨3倍‧有病不敢求医

917℃ 248评论
诊费飙涨3倍‧有病不敢求医(雪兰莪‧八打灵再也5日讯)随着政府去年底在宪报上颁布1998年私人保健设施与服务法令第13项指令,私人诊所及私人医院的医药费将会调涨,其中,私人诊所的问问诊费从现有10至35令吉,调高至30至125令吉,这不但引起大马消费人协会联合会(FOMCA)、朝野议员和政党领袖的高度关注,担心会加重人民的经济负担,就连医生本身也反对有关涨幅,并指涨幅过高,恐怕将导致民众不敢看医生,或减少到私人诊所及医院求医,继而影响私人诊所和私人医院的生意量。皮肤科专家陈胜尧医生说,他相信医药费调涨后,将会影响很多私人诊疗所的生意,因此,调涨幅度必须针对目前的经济情况,才算合理。他指出,物价上涨已产生了连锁效应式的影响,就连药物也因受到影响而涨价,因此,政府应该顾及市民的负担能力。“样样起价,所以看诊费用起价,才能让医生能够维持成本开销。不过,我希望涨价的同时,也应该针对目前的经济情况来合理调涨收费,才不会让太多人负担不起,吃不消。”陈胜尧也是民主行动党甲洞区国会议员,他週三接受《》电访时强调,“涨价潮”全由政府开始,并非诊疗所自行调涨,因此促政府有效及公平监督物价,毕竟“解铃还须繫铃人”。根据经济情况调涨普通科医生涂仲仪则说,随着政府颁布新的医药服务收费架构后,私人诊疗所的问诊费将调高,但他仍希望同行可依据病情複杂性而将门诊费拉到最低。他说,作为医生,病人来看病是因为有需要,所以病人的福利,才是医生首要。“医生不应该抱着大富大贵心态,因为前来问诊的病人都是因为有需要。”涂仲仪也是民政党副总秘书,他指出,其实根据市场经济原理,问诊费30至125令吉的收费在于根据不同病症;即看病情複杂性,提供不一样的谘询。“我举例,若病人感冒,医生大概只要花5至10分钟门诊;相反若病人是糖尿病患,或又涉及肾脏和神经线问题话,那幺医生就要花上半小时门诊,以讲解病情。”他认为,如今百物腾涨,收费不该订太贵,加上收费并非硬性规定,好处是不让诊所乱开价。“我相信,偏远和郊外区,门诊费用都不会超过30令吉,这只是在大城市地区方面会受到影响。”医疗程序收费涨14至18%根据卫生部指令,普通医生、专科医生及外科医生的服务及问诊费都会调涨,而且部份医疗程序收费也提高,涨幅介于14至18%。根据联邦政府宪报官网资料显示,政府是于在宪报上颁布有关指令。卫生部长是在1998年私人保健设施与服务法令第106(2)条文下,授权在谘询卫生总监的意见后,调整私人诊所及私人医院的医药费。消协联吁商讨调涨範围大马消费人协会联合会(FOMCA)公关主任莫哈末尤索认为,医药费收费高涨将会导致许多问题,所以政府应该仔细商讨调涨範围,否则最终人民将受影响。“虽然有关单位表示多年没有调涨看诊费用,但药物费用有调涨,因此必须要找出一个合理的调涨,才不会引起消费者不满。”他指出,若医生根据服务的複杂性来收费,基本上是可以被接受,毕竟这是关係到健康问题。陈胜尧:恐打击私人诊所生意皮肤科医生陈胜尧说,医疗费飙涨150%一事或会导致更多病患宁愿到政府医院就医,也不愿到私人诊所求医,继而致使诊所生意减少。“不过,这还是必须看情况,因为我国政府医院和诊所的服务品质如何,大家都清楚,有时候,病患因无法忍受需苦等数小时,而决定改到私人诊所求医。”他指出,虽然医疗费用调涨,但相信有经验的医生都会根据情况来调整费用,若医生都能依情况来酌量收费,相信有关医疗费飙涨的措施将不会产生太大影响。私人诊所的问诊费● 私人诊所的问诊费将从现有的10至35令吉,调高至30至125令吉;惟新的收费架构包括治疗方案。专科医生会诊费● 专科医生的会诊费也将从125令吉调高至最高235令吉,而医药程序收费也将调高介于14至18%。专科医生複诊费及首次会诊费● 专科医生的複诊费的调整介于40至105令吉,若在非上班时间(傍晚6时至早上8时)看医生,诊费将增加最高50%,而上门会诊则可额外徵收最高100%诊费。专科医生首次会诊的费用介于80至235令吉,比现有的最高125令吉诊费超出近一倍,医疗程序费用将调高14至18%不等。急诊室及其他收费● 急诊室手术麻醉科医生的收费也上调至最低265令吉。病人要求医生上门服务,额外收费可增加最高100%。放射治疗或肿瘤科的基本治疗,调整后的收费是增加介于860至1千715令吉。牙医收费● 牙齿检查与一般治疗服务费提高至介于30至285令吉。拔牙收费将从现有的介于40至250令吉,调高至介于45至285令吉。蔡智勇:应徵询消费人意见马华副总会长兼拉美士区国会议员拿督蔡智勇指出,民众在面对政府削减津贴和百物涨价的双重压力下,政府在此时调涨私人诊所和医院的医疗费将有可能成为他们另一个负担。“我认为,马来西亚目前还面对很多不确定的因素,尤其是经济增长和人民的收入停滞不前的状况下,一旦医疗费调涨的幅度太大,民众将无所适从。在决定调涨医疗费用的时候,政府应该征询消费人和医疗界的意见,以确保新收费架构不会成为人们的负担。”蔡智勇週三发表文告指出,新的收费架构应该把低收入群体的消费能力纳入考量,尤其是在政府医院面对医生和床位不足的情况下,他们有时候被逼要转到私人诊所就医。“新收费架构也让民众感到担忧,尤其是有需要在私人医院进行紧急手术的民众,突如其来的新收费恐怕会成为他们沉重的经济负担。”确保不加重人民负担“新收费架构也将引发一连串的连锁效应,比如保险界最终有可能必须提高医药保单的保费,以把调涨的收费差额转嫁给消费人,导致中等收入的家庭必须面对经济压力。”他强调,马华建议政府提高医院的容纳量,儘量接待更多病人,同时在全国增设一个马来西亚诊所(Klinik1Malaysia),为低收入群体提供高素质和可负担的医疗服务。“我们也呼吁政府成立专案小组,以监督和研究新收费架构对民众的影响,并适时针对私人诊所和医院所提供的医疗服务提出建议,从而拟定对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群体更有利的政策。”‧报导:陈安棋‧2014.03.05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