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儿守护者(三之二)遭星儿追打压力致忧郁症爱心教师培训自闭学

955℃ 396评论
星儿守护者(三之二)遭星儿追打压力致忧郁症爱心教师培训自闭学诗巫自闭症托儿所院长林芳怡把12年青春奉献给一群与她非亲非故的自闭儿后,每每看到自闭情况较严重的孩子在长大后仍无法学会自理的情况时,她仍会感到无助,但这也让她更加坚定地走在守护“星儿”的路上。而在照顾和教导这群也被称为“星星的孩子”(简称“星儿”)的自闭儿的12年期间,她曾被星儿追打,也曾因压力太大而罹患忧郁症,但因为疼惜这群孩子,加上强烈希望能协助他们学会自理自立,她终究无怨无悔的往这条路上走下去。“尤其是这样一路看?他们成长,任谁都希望他们可以过得更好。”诗巫自闭症托儿所坐落在一个住宅区里头,建筑物外围的鲜艳彩色不难让人联想到这建筑里头肯定有小孩。打开大门进入托儿所内,只见孩子和老师玩在一块,并不时以懵懂的眼神看?大人。托儿所内的老师几乎都是以一对一或一对二的教学方式带领孩子。笔者走上阶梯后,马上看到院长林芳怡和老师常薇妮在课室外为到来参观的游客介绍该托儿所。“自闭症孩童和你们所看到的普通孩子一样,从外表上看来,一般人几乎无法看出自闭儿与一般孩童的不同之处。但事实上,自闭儿却是因脑部受到损伤而导致他们不善于社交、沟通,也不善于表达自己,且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林芳怡不愠不火地向外人解说自己服务了12年的单位。在这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的12年间,她从一名老师慢慢晋身成为责任重大的院长。目前,几乎每星期都会有外人前来参观,以进一步理解自闭儿的情况,以及该托儿所的需要。这时候,林芳怡的主要工作就是向他们解说关于自闭儿的一切。即便只是简单的参观,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本地人对自闭症的理解不多,但只有越多人理解自闭症,社会人士对自闭儿的歧视才有可能日渐减少。林芳怡自认脾气不好,所以,她刚开始接触自闭儿时有些不习惯。“有些自闭儿的脾气很暴躁,而我本身的脾气也不很好,但就是这样一份工作的修炼,让我惊觉自己后来有了巨大改变,且渐渐可以做得得心应手。”以提示卡示意不可打人“我还试过被自闭学生追打,但后来因为觉得这样下去并不是办法,所以,我就硬起心肠以更凶恶的一面去面对这些暴躁的小孩。”为了加强自闭儿的情绪管理,托儿所里的老师多以“视觉提示卡片”示意他们不可以打人。“其实,只要是熟悉这些孩子的行为的老师,也大略知道这些孩子在什幺情况下会动手打人。”戴?一副造型老实的眼镜和身型瘦小的林芳怡,既理性又感性。提起她的执教感受时,她披露,托儿所的老师都是依据自闭儿的个人能力来教导他们,好让自闭儿能更快适应社会。“有一次,我参加学生郑良峰在普通幼儿园的毕业典礼时,我当下的感触非常深,我一路看?他走来,慢慢教导他,当看到他可以逐渐自理并可以和外界有稍微的链接后,自然就会感到非常欣慰。”当然,她也会遇到能力有限的自闭儿。“他们在学习的路途上真的遇到了瓶颈,加上我们的资源不够,没有国外的自闭症托儿所般先进全面,所以,要协助他们突破瓶颈,实在不太容易。其实,我有时候难免会担心,他们长大以后该怎幺办?”自闭症托儿所 缺资金明年关林芳怡披露,诗巫自闭症托儿所因为资金不足的关係,被迫于2017年关闭,届时,托儿所将会与自闭症协会诗巫总部合併。“在这种情况下,除了可供活动的空间减少了,在师资和教材方面也将会是一大挑战。”然而,她仍旧不放弃这些星星的孩子。她说,每年4月2日是自闭症醒觉日,她希望在来临的醒觉日举办一项义跑,以便通过这项活动为自闭症协会募款,让协会可以继续扶助需要帮助的自闭儿。此外,她也想告诉家有特殊孩童的父母:“你们不是一个人在独力支撑,坊间有老师和义工关心这些孩子,所以不应该把特殊孩童关在家里,否则,他们会慢慢老化退化,所以,一定要及早教育和训练他们。”学自我放鬆纾压林芳怡是从2004年开始在诗巫自闭症协会工作。靠?一连串的培训和丰富的经验,方成就了现在的她,而她也是诗巫自闭症托儿所里资历最深的老师。“我为自闭症协会服务了12年,我曾问自己,究竟是怎幺撑过来的?我觉得最大的动力是因为我相信上帝把我放在对的岗位上,一定是有祂的旨意,所以我就这样做下去了。”过去这些年来,她接触的自闭儿来自各个年龄层,最年幼的只有2岁,年纪较大的甚至超过18岁。当许多老师认为高龄的自闭儿比较难顾的时候,林芳怡却可以顾得相当顺心。然而,长期的工作压力却让她在2008年期间出现忧郁症症状。“当时,我曾想过辞职。医生说,我的工作压力太大。后来,我便学?自我放鬆,我就是那种事事要求完美的人。”替自闭儿吹髮是一大挑战林芳怡在教育和照顾自闭儿长达12年的生涯中,有苦也有乐。对照顾自闭儿颇有心得的她说,虽然她已掌握照顾自闭儿的诀窍,但仍有一些部分是她无法独力完成的。“例如,替他们吹头髮就是一大挑战。有一次,我更是得劳动另两位老师把自闭儿牢牢捉住,才得以替他吹乾头髮。”每週一至週五,她每天準时出现在托儿所里,午餐以后,偶尔还得赶到自闭症协会,照顾年纪较长的自闭儿。在诗巫规模不大的自闭症领域,她就这样奉献了她尚好的12年青春岁月,只为了把一个又一个自闭儿培训成具有自理能力的孩子。与众不同的“个性”似乎是上天给予自闭儿的最好礼物,但也因为这份礼物,让自闭儿在社会里被边缘化。“虽然民众对自闭症的醒觉意识已逐渐提升,但还是不够。至今仍然有家庭为了减少麻烦,从小把自闭儿关在家中。有时候想起来挺心疼的,他们长大以后该怎幺办?”需耐心严厉兼具对自闭症托儿所里的热心老师常薇妮来说,进入自闭症协会工作是她意料之外的事情。2013年,她踏入托儿所教学时,身兼教学和管理层的工作。过后,她从原本对自闭症教师工作感到陌生,到后来渐渐熟悉甚至爱上这份工作。“当时,托儿所刚刚起步,托儿所的学生以华裔居多,且只有一个土着学生,而托儿所的教师也大多没有接触土着学生的经验。”薇妮自认本身的马来语不好,然而在尝试以简单的马来语与土着学生沟通后,她发现其实还是行得通的。此外,当时还是新手的她也对照顾小孩这方面感到颇为陌生。“那时候,我也不知道该怎幺包纸尿片,甚至曾反过来包。”忆起这些片段时,她笑得灿烂若朝阳。不过,和其他教员一样,在面对压力的时候,她就会向同事倾诉。家人看到后感到既心疼又无助,后来更劝她乾脆辞职算了。“我算是对自己有所期盼的人,我希望可以看到学生的进步。”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自我调适后,她总算也可以对?性格各异的学生处之泰然。她说,照顾自闭儿除了需要耐心,同时也不可缺乏严厉的一面,唯有纪律和毅力才能把自闭儿训练得更为自立。爱心教师如师亦如母林芳怡披露,诗巫自闭症托儿所给予自闭儿的训练,主要是协助他们进行感觉统合运动。此外,托儿所的教师也尝试使用融合教育来教导自闭症状较为轻微的孩童,而所谓的融合教育就是以一般学校的教育方式来教导特殊孩童。“托儿所目前为5名自闭儿完成了融合教育。这5名自闭儿每天早上先到一般性质的幼儿园上课,放学后再到自闭症托儿所上课,这就是所谓的融合教育。”她说,唯有有能力听懂老师指示的自闭儿才可加入融合教育的队伍。“只要他们能理解老师所给予的一般指示,如‘过来’、‘坐下’、‘喝水’、‘排队’,还有他们必须可以好好坐下来上课至少15分钟,以及他们知道自己何时要上厕所,我们才会让他们接受融合教育。融合教育的目的是在帮助自闭儿学习和一般小孩互动的技巧,让自闭儿有机会接触幼儿园生活的同时,也学习和他人社交。目前,我们处理过的个案都挺成功的。”照料自闭儿本来就是一件非常不简单的事情,老师们所付出的辛劳,若能在父母的极力配合下进行,就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然而,非常不幸的是,有些自闭儿天生情况严重,即便是长大以后仍旧无法自理。对于这样的一种遗憾,林芳怡坦言,她也会感到无助。“尤其是这样一路看?他们成长,任谁都会希望他们可以过得更好。可是,难免会有些孩子的能力有限,当他们在学习的路上遇到瓶颈时,我也难免会替他们?急和担心。”身为诗巫自闭症托儿所里最资深的教员,年纪轻轻的林芳怡和常薇妮却更像是托儿所里那群自闭儿的母亲般,细心耐心地扶持和提携?他们,希望有一天可以看到他们成长为自立自强的孩子。特约/克里斯[email protected]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