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添加的坚持,做出最真实的酱料

105℃ 585评论

无添加的坚持,做出最真实的酱料

女儿罹癌, 凝聚家人的心

第一次造访千惠,是一个八月的午后, 烈日毒辣得让人晕眩。她住在巿区极为少见的独栋透天厝,有着宽广的前庭、后园,清幽宁谧的氛围与门外杂遝燥热的景象,宛如两个世界。见她一派优闲地在厨房做香草大蒜奶油和熬牛骨汤;厨房后门一开,直通香草花园。

花园和厨房,也是她的职场和工厂,在那里生产手工酱料,物流、品管等控制得精确又有效率。让人看见这主妇的企图与能耐,绝对不只是「厨房手工业」的规

模。不出两年,连老公志远都离开职场,妇唱夫随,一起栽进她的青酱、果酱事业。

夫妻俩结合长年在大型企业的管理、企画训练,搬到更大的郊区房子、认识有机农业、找小农契作、帮忙消化盛产作物、开发没人尝试过的鹹酱,甚至将在海外铺货、并着手準备开设实体店面……,人到中年,才真正与这片生长的土地,紧密连结在一起。

但千惠和志远人生换轨的起点,要倒带回十三年前说起。

那时,千惠在麦当劳一路由品管、採购、训练做到副总秘书,在三千名员工中脱颖而出,拿下「最佳员工贡献奖」;和许多杰出、干练的职业妇女一样,全力投入工作;孩子,交给自己的妈妈带。

志远说:「那时我们虽是人父人母,却常常过着两人世界的生活。」他们是在一场跨公司的联谊中相识,志远欣赏千惠的爽朗大方和极佳的工作能力,婚后好一段时间,两人仍如情侣般的甜蜜,却因为女儿一连串不明原因的发烧,生活彻底翻转。

千惠把三岁半的女儿从娘家接回来,但带去诊所看了好几次医师,女儿还是断断续续发烧,医师对她说:「再不好的话,要带去大医院看看。」

到大医院检验后,确认千惠的女儿罹患血癌。「我和当然非常震惊,却没有哭,或许是长期的职场训练,让我可以把情绪暂放一边,用理智去思考策略,当医师告诉我治癒率可达百分之七十时,我觉得我们胜算很高,一心只想着怎幺帮女儿打胜仗。」千惠冷静地描述当时的心境。

虽然她是极享受职场成就的女人,但做为一位母亲,再大的工作成就也抵不过对女儿无可割捨的母爱与本能,千惠立刻递出辞呈。「虽然公司对我很好,提供留职停薪的选项,但这一次,我不能再从女儿身边缺席。」

于是,在职场奋斗多年后,千惠首度成了「无业」的家庭主妇。多年后的今天再回头看,原来那不是「失业」,而是「转业」的契机。

在生病孩子之前,她和每个母亲一样,抛下所有知识训练和逻辑,就医之外,求神问卜也无法抗拒,甚至揹着女儿攀爬长长石梯只为通往灵庙求一个安心。

一开始,她拚命看书查阅哪些食物可抗癌,却发现有很多是女儿不爱吃的东西,「但她做化疗时,要有好的体力才能同时与癌细胞和药物对抗,不吃东西,癌细胞可能就吃掉她。后来,我想通了,只要女儿爱吃什幺,就做给她吃,不要侷限食物的种类。」千惠说。

于是,她偷偷在医院自己开伙,除了生食严格禁止外,菜色从中式的大骨汤、姜母鸭等炖补汤,到西式的炸鸡,把女儿养得胖嘟嘟,虽然一度历经十分罕见又危急的脑膜炎併发症,都熬过去了,甚至被同病房的病家戏称:「这孩子哪像得了癌症呀?」

千惠的父亲是厨师,曾到日本的中华料理餐厅当主厨。「有时候突然想起童年往事,很多记忆都是从爸爸帮我们做的热腾腾的姜母鸭等补汤的画面开始,从小到大,我们家餐桌永远是热热闹闹,长大后才明白,那是爸爸对女儿们的爱。」所以她也用食物传承这份对女儿的爱,以及祈祷。

爱心义卖启发灵感

这样食疗的策略真的奏效,女儿挺住了所有的治疗,身体逐年康复,癌细胞被彻底清除。但因为全心照顾女儿、甚至常需陪着女儿住院,儿子一直由负责照顾公婆的外佣看顾,结果出现语言发展迟缓,两、三岁还不能说完整的句子,「我对儿子,心里一直有份亏欠。」

为此,千惠全力弥补,一边陪儿子上学,抓着他的手,一笔一画写字;一边带他做语言治疗和复健;还要跟着一起上直排轮,加强肢体协调。曾经缺席的母爱,全都加倍补回来。

如今已经十六岁的女儿,如同一般少女一样,健康活泼,爱画画、爱弹琴,放学后去学自己喜爱的才艺,开展社交生活。儿子也长成一个高壮、爱说话的少年。在「妈妈」这堂课中,千惠「补考」过关。

但她却觉得,遗失了「自己」。彷彿是个找不到战场的将军,孩子不再需要她二十四小时作战,职场位置也早被人取代,突然觉得,「自己每天都是为别人而活,没有自我」。

五年前,她甚至有点忧郁的倾向,志远不理解她为何不开心,女儿和儿子也常嫌她太唠叨。「其实千惠是我们家的生活重心,她开心时,我们跟着开心;她心情不好时,我们也会跟着情绪低落。」志远说起,那时其实有点为太太担心。

这一次,千惠决定用她热爱的食物,疗癒自己。

由于女儿回归学校时仍属「体弱生」,千惠一直在学校担任爱心妈妈,「我常去学校里教小朋友做麵包、糕点,儿子、女儿也是我的小帮手,一家人都很爱吃,也很爱自己动手做。」

有一回,女儿带一位同学到家里玩,千惠带着她们做饼乾,结果那个同学差点不想回家。「后来才知道,他们家从来不开伙,每天都吃安亲班的餐点。」

与其说千惠喜欢料理,不如说她爱的是料理带给家人的亲密感与凝聚力。志远说:「婚前并不知道千惠有一手好厨艺,因为她热爱食物,让我们家的重心不在客厅,而在餐厅;餐厅才是家人真正交流的地方。」

每年孩子学校园游会,千惠就做几道拿手菜去学校义卖,曾经以泰国料理、加上婆婆画的国画,一口气募得了十几万元,成为校园的「义卖天后」。

后来因为大姊牵线,拉她去专门照顾偏乡弱势孩子的萤火虫基金会嘉年华会义卖,「我想到自己做的青酱,两个孩子都很爱,便着手做青酱,替活动募款。」没想到,因此又成为全场「业绩」最好的摊位。

「在义卖的场子上,都没有听到有人反应不好吃,连大姊的美国朋友都说:『在美国也没吃过这幺好吃的青酱』!」这让已厌倦当全职主妇的千惠,有了灵感,想在那小小玻璃罐里找回自己的职场第二春。

原就精通料理的千惠,要製作好吃的青酱,一点都不难,加上曾在国外念书,查询相关食谱资讯也得心应手。但经历孩子的病,她深刻体会,吃「真正的食物」才能回应身体的需求,她想用无药物添加、不违反自然种植的「素颜」食材,做出最真诚的加工品;就像她的人生,在最平淡的时候,才找到最满足自我、最展露才华的成就。

「一开始,我就不是从赚钱的角度出发,所以也就不是从成本和利润来思考产品,纯粹就是关注食物本身,我不要自己做的酱和外面的『化学酱』一样,我要用真正的食材,做真正的好酱,所以才把品牌取名『真食』。」千惠说。

一场宁静的青酱革命

但要在台湾寻找好的香草,可不容易,原本在滨江巿场买,不仅以公克计算,也不能确保是否有喷药。于是千惠决定自栽香草,上网找园艺店,学习有机种植的技术;也上料理课程,提升对食物掌控性及风味呈现的功力。

不只自家的小花园种满了各式各样的香草,她还把退休的爸爸拖下爸爸位于新店的家附近,正好有朋友提供一片农地,成了她最早的「专属农场」。

千惠笑说:「爸爸年轻时念的是农校,原本想,小小的香草算什幺?没想到,北台湾多雨的气候,不利甜罗勒这样不耐湿的香草生长。头两年,爸爸有时也会浇水浇过头,一不小心就把罗勒『淹死』了,很不服气。」现在由千惠育苗,再拿到新店给爸爸照顾。

千惠做一罐两百四十公克的青酱,足足用上一百公克的罗勒,搭配初榨橄榄油;综合青酱还会加上五分之一比例的松子。她坚持做有良心的酱料,「我的想法很简单,希望卖出的酱料是人人都能吃下肚,也人人都能买得起。」千惠说。

一开始,志远只是希望她能转移生活重心,无条件投资,但心底并不十分看好这样的手工酱料有什幺巿场?「我很相信千惠是有能力做些什幺的,不过真的很怀疑,有多少人真的会发现这样做出来的青酱有什幺不同吗?」志远笑说。

只是看着千惠愈做愈起劲,不惜重本,偶尔志远会好笑地问千惠:「你到底有没有估算过成本? 有没有赚钱,你自己知道吗?」

但有志远的支持,千惠就决定冲了。先开了部落格、粉丝页,在网路上试卖。除了青酱,也开发一些季节性的果酱,其间不断摸索、尝试,也踢了许多铁板。「有次因为草莓酱的颜色没有达到我的标準,变成儿子一整个月的下午茶。哈哈。」

「还有,我一直想做薄荷酱,青翠诱人,甜里带鹹。特别找了资料,发现它必须使用一种特殊的Granny Smith 青苹果品种,我一口气买了一整箱,但怎幺做、做出来都不是翠绿色,而是苹果氧化后的咖啡色。」这让她领悟,坊间买的薄荷酱可能添加了许多色素,才可能有那样过度豔丽的绿色。却挑起她的战斗意志,更想挑战「不要上妆」的酱料。

当品质稳定度和产量达到水準后,为了想把产品推出去,千惠厚脸皮地向姊姊的学长、也是在萤火虫义卖时认识的手工窑烤麵包名店舞麦窑老闆张源铭开口,询问可否在他的店里寄卖? 张源铭一口应允,让千惠的青酱、果酱上架,知名度也逐渐拓展。

「一开始,我每天做一堆酱料,还要硬送人才送得出去咧。」但没多久,订单愈来愈多,得预约才能出货。

千惠骨子里工作狂的因子又活跃了起来,每天都有新的灵感,鹹酱部分除了招牌青酱,又陆续开发香草奶油,甚至为了炒蛋方便种植的珠葱也拿来製酱,结果这款「台式青酱」味道出奇好,夹麵包、拌麵,中西式食物皆宜。

「酱料,是料理的灵魂」,爱料理的千惠深信不疑。选择手做青酱和鹹酱的千惠,提供的也不只是料理中提味的灵魂,更希望是家庭关係中佐味的灵魂。她的「真食青酱」,也是名符其实的「家庭代工」,常常是一家子围绕着餐桌,两个孩子放学后自然会到厨房来当助手,「所以,我相信我的酱料有很浓的『家』的味道。」

直到订单日增,单线生产已不堪应付,才增聘了助理帮忙,一名遽然丧夫的妇女,一度对生活完全失去兴趣而出现忧郁、封闭的倾向。到千惠家帮忙后,打开了她封闭的心,也丰富了她的味蕾。每天总是满怀期待到去上班,「每天都可以点菜呢!」

千惠再一次深深感受,食物,又成功救治另一个人的身心。让她更笃定在这条路上继续前行。

◎真食。手作
青酱、果酱、纯手作食品、不含添加物食品
地址:新北市淡水区中正路11-9号1楼

摘自《有种美味叫志气》

无添加的坚持,做出最真实的酱料

数位编辑整理:陈孟君,陈子扬

上一篇:           下一篇: